算算开学经济账

本报记者“卧底”大学校园

作者:未知 单位:京江晚报 浏览次数:3295 发布时间:2003-08-29 投稿单位: 外媒的新闻出处: 图片: 摄影: 新闻栏目: 其他专栏: 图集: 内容:

镇江经济的“助推”器   驻镇高校在培养大批人才的同时,也为镇江经济强力“助推”。   记者了解到,江苏大学在校生约26000人,根据国家规定的统一学费4600元/人的标准(医科、艺术类略高于此标准),该校一学年学费收入约1.2亿元。镇江高专全日制在校生约5000人,年学费收入2000万元,华东船院为4600万元。   高专财务处处长钟庆齐认为,“教育经济”拉动作用不亚于旅游,四万多学生吃、用、学、娱,对本市餐饮、商贸、通讯、房地产等均有强力“刺激”。市统计局城调队金健球认为,尽管对教育是否应该产业化还有不同声音,但大学对当地经济的贡献显而易见,因此省内一些高校资源原本不如镇江的城市,拼命将当地的大学“做大做强”。   上大学花费几何   关于上大学的花费问题,华东船舶工业学院财务处处长刘贵林在接受采访时没有先谈本校学生的情况,而是深有感触地介绍了自己的感受。   他告诉记者,他儿子刘江在北航汽车工程系读大二,这次开学返校就带走了7500元,其中学费5000元,住宿费2500元。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现金,这段时间家里经济就有些“吃紧”。据他讲,北京的消费水平相对较高,儿子上一年学,花费在两万元左右,幸亏自己收入还算可以,总算能“挺得住”。   “在镇江上大学,花费虽没有北京、上海等地高,但细细算下来,也基本上相当于我市普通企业职工一年的工资收入。”刘贵林在为本校学子算经济账时这样说。   就拿一名普通华东船舶工业学院的本科生来说,一学年中,学费要交4600元,住宿费为600元至1200元,生活费一般要8000元。根据专业、教学计划的不同,每学期还要交三四百元的教材、讲义等代办费。如果是大一新生,还要交户口迁移费、身份证代办费、公寓物品代办费、军训服代办费、体育运动服费用、医疗和意外伤害保险费用等,大约也需要1000元左右。这样算下来,一名本科生一年的消费金额大约在1.5万元以上。   如果读的是民办本科,费用更高,仅每年学费就又高出1.3万元,一年的花费要达到2.5万元左右,比在北京、上海等大都市上学还要贵。   刘贵林告诉记者,尽管如今上大学的费用不低,但在华东船舶工业学院,多年来没有一位贫困生因此而辍学,这得益于国家和校方所采取的一系列帮困助学的举措。   据了解,该校贫困生一般来自于安徽、河南、山西和苏北等地,多为农村孤儿或家境贫苦的单亲家庭,共有七八百名。    为了让这些贫困生顺利地读完大学,该校每年给他们减免学费,发放寒衣补助、困难补助和奖学金,学校每年在这些贫困生身上的花费就达数百万元。另外,银行每年向该校贫困生发放的助学贷款在120万元以上。     手机、电脑作“奖励”   在市内某机关工作的徐女士,打算后天送儿子到南京。她平淡地对记者说,儿子考上南京林业大学,全家都高兴,但对他的“奖励”只有两件———配了部手机,到校后再给他买台二手电脑。   徐女士透露,信用卡上只有8100元,其中7600元是应交的学杂费,剩下的500元是孩子一个月的生活费。“一天15元伙食费足够了,以后每月我们就寄500元。”     家徒四壁,忙着凑学费   华东船院经济管理学院的小王又犯愁了,上学年他就已经欠学校各种费用六七千元,父母在河南老家务农,家庭年收入只有不到1000元。而现在又要交6200元的学费了,银行对特困生的贷款最近挺严格,他这次只贷到了2000元,连还以前的欠费都不够,到现在他都没能在学校注册。   记者来到小王的宿舍,看见了小王的日常生活用品:一只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木箱,那是母亲结婚时的嫁妆;一个书包,村里给大学生的慰问品;一双球鞋,高中校运会的奖品。小王介绍,今年寒假他从家里带来好几大瓶自腌的咸菜,吃了一学期。     卡上的钱足够用了   江大人文学院法学专业、即将升大三的小宋,从无锡老家来校时带了张信用卡,卡上有父母临行前刚打上的近1万元。   据了解,近1万元中,学费4600元,住宿费1200元,书费120元及后勤管理费,共6000元左右须交给学校。剩下的就全都是小宋本学期的生活费了,在同学当中算是比较“富裕”的。   小宋的行装里有一些生活用品、一部摩托罗拉手机、一只随身听、一些家乡特产。她告诉记者,手机是在大一下学期父母给她买的,当时班上、甚至系里用手机的同学都很少。刚开始觉得用手机联系挺方便的,但渐渐就发现手机越来越“闲”,当初真没有必要买手机。小宋告诉记者,她在学校期间的学费、生活费,父母都能供得起。除了伙食费外,她还能偶尔上街买些衣服,所用的生活用品也基本上是“品牌”的。去年,一个学期生活费用了2800多元,今年又多带了些。     开学了,多打几份工   江大工商管理学院市场营销班的小胡,今年暑假基本上没回去,其间只回安徽老家小住了12天。   暑假里,小胡一直在朋友那儿打工,不仅是为了锻炼自己的能力,更为了赚些钱交学费。大学两年里,小胡勤工助学打了好几份工:做过校宣传部宣传助理,帮忙收发报纸,在宿管科值过班,还在食堂里做过事。   眼看着就要开学了,小胡又忙开了。他告诉记者,家里经济状况不好,父母都在外打零工,自己更不好意思向家里要钱。他不能像其他同学一样经常聚餐、泡吧,他不能乱花一分钱,另外,他还要准备再多找几份工,自己养活自己。
京江晚报 1版   2003年8月29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